首页 >
云鼎娱乐   草堂南面和北面的两位近邻,他在《南邻》中将南边的近邻称为“锦里先生”,他这样写道:“锦里先生乌角巾,园收芋粟不全贫。惯看宾客儿童喜,得食阶除鸟雀驯。”这位邻居也非等闲之辈,“看君多道气,从此数追随”。北面的邻居则是一位退休县令,也是一位风雅之士,“明府岂辞满,藏身方告劳。青钱买野竹,白帻岸江皋。爱酒晋山简,能诗何水曹”(《北邻》)。看来,这位北邻和杜甫一样,爱喝酒,会作诗。   翻看杜甫的一生,追寻他走过的足迹,会给人们很多启迪。杜甫一生颠沛流离,饱尝人间的风霜和苦难。在他58岁的生命历程中,他把最重要的岁月留在了西南。从759年末来成都,并于760年春在成都建起草堂,到768年受其弟杜观之邀暂住江陵,杜甫在蜀中度过了八年时间。在这八年中,成都草堂里的岁月,又是杜甫生命中安稳宁静的时光。他在成都草堂断断续续住了四年左右,却留下了240余首不朽的诗篇。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(其中就有世人熟知的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诗句)正是写于这段时期。现代诗人、著名学者冯至这样评价草堂:“在人们提到杜甫时,尽可以忽略了杜甫的生地和死地,却总忘不了成都的草堂。”   顾老一番话对赵嘉福来说,犹如醍醐灌顶。时至今日,不出门在家,赵嘉福几十年如一日,仍坚持练字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